任谷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所谓“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人遁其一”,便是天道宿命的绝境中,也该有一线生机。王茂将这个“一”全押在谢濯身上,满心苦等,未料到等来的却是个不速之客——

这道场上正是魍魉号泣、魑魅横行之时,阵里阵外黑雾腾腾、腥风烈烈,天光漏不进分毫。众人苦熬时,忽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一阵嘶哑尖刻的笑声,接着浓雾中飘出四个抬着肩舆的红衣女,她们面上缠着红绸布,叫人瞧不见脸容。

定睛一瞧,那高坐肩舆上,阴恻恻、古怪怪的,不是蒲阳蛊婆是谁?

屈身趴伏在不远处神女石像掌心的喻俏,占了个绝佳位置,将道场上的一切尽收眼底。认出蒲阳后,她忍不住佩服这老妖怪,真是好硬一条贱命——经宴厅那一番毒打,老胳膊老腿不仅照旧折腾,且好似更会装神弄鬼了。

她心里视蒲阳作手下败将,自然没什么慌张,那守阵两个童子却豁然亮剑,严阵以待,肃容呵斥:“来者何人,岂敢扰阵!”

蒲阳依旧怪笑不止,四个红衣女抬着他远远绕阵飘了一周,直搅得阵中人都忍耐不了这魔音。

喻俏本看得兴味盎然,待细瞧去,却渐渐拧了眉头——那四个女子轻飘飘的脚步,如同踩在她心上,搅得她惊疑不定——若只是充充排场,老妖怪请得起这四个轻功绝世的女子,却不知要花多大代价……

阵中王茂面色苍白如鬼,他抿了抿口中鲜血,笑得轻浮:“师尊说此地近日来颇多晦气,原来是任寺人在这里盘桓。”

寺人?喻俏恍然,心道:怪不得这老东西生得魁梧健壮却怪里怪气的,原是被阉了。

蒲阳被人当面叫破身份,不可谓不羞恼,他笑得龇牙咧嘴,恶声道:“王家小郎君,你命在旦夕还争什么口舌之利?可惜临天君尚未羽化登仙,眼下也救你不得。”

临天君郭璞,是当世闻名的术士,虽无修道的根基,却号称经天纬地,传闻他仅借请仙扶鸾、问卜揲蓍,便算尽前后一甲子的天机。如此奇人,喻俏也有耳闻,想不到阵眼上坐的那痨病鬼似的道士,竟是郭璞的徒弟——喻俏不能免俗地,将他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两个来回,实没瞧出他有什么非同一般之处。

那四个女子稳住脚步,悄无声息地将肩舆卸在地上,蒲阳还在大放厥词:“小郎君勿牵挂,身骄肉贵的也怪可怜,老婆子心善,今日必然为你收个齐整全尸。”

王茂纵然困在阵中不得动弹,又哪里是嘴上谦忍的善人,反唇讥道:“任寺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: 青霜残雪思难任 人渣味儿 七零万元户 江上月 科技霸权 侯大利刑侦笔记5:验毒缉凶 寂静深处有人家 [西幻]泉愈1v1 得偿夙愿 误入豪门:腹黑老公轻点宠 我在异能部队做后勤 (nph) 女大七千抱天刃 无终 恶蛟的新娘(1v2) 穿成妓女后她艰难求生(甜宠h文) 绵绵(1V1H) 和妖兽厮混的日日夜夜NP 失忆三个月(NPH) 昏帝(古言 群像 NP) 脆骨(骨科)
经典收藏小说: 学习百倍暴击,我从此天下无敌 五冬六夏 色狼教师 美人大佬的现代日常 不穿内裤的小姨子 妖宠(H)
入鞘(女尊)相关阅读: 入间同学入魔了第二季 入鞘的拼音和意思 入鞘小阿七完整版 入赘女尊 入伍2年退伍费 入团申请书 入鞘他山之猹百度云